鬱悶
2006 / 10 / 01 ( Sun ) 10:38:49
昨天實在是鬱悶的一天。因為家後方露台的遮陽罩一事,跟社區管委會槓上,原本氣呼呼的老爸要來跟主委鬧上全武行了,我好說歹說才將老爸推回舊家,忍不住跟櫃台管理員嘮叨時,主委來了,然後跟他說到氣到一肚子鳥氣。現在來封信要我們10天內拆,你有公文嗎?沒有嘛!而且當初都是經過你管委員同意才裝,現在只不過換委員,你叫我拆我就拆?你們委員立場不同關我什麼事?拿社區條例來壓我,社區條例上面也寫只要你管委會同意就能裝,我們可是有白紙字證明獲得同意。

其他裝鐵窗的住戶都沒有這麼多問題,主委還叫他們協調,只有我們家跟鄰居兩戶一直被刁難,我想可能是鄰居為第一任主委,跟現任主委之前就因為這些事鬧翻所致。我自認說話語氣都很平順,到最後卻被人大聲說話,無論在工作上還是家裡,除了我爸媽以外,從來沒有人會對我大小聲,連我上司也一樣,你是哪根蔥(哭)

回頭想想,我可能也真的是溫室花朵吧,被人保護的太好了。以致於沒有應變能力,回到家就被我妹念,直說這算啥?你不會講回去嗎?果然是每天都要跟工廠+船公司談判講錢的害船務小姐,甘拜下風到五體投地。下午跟同事談公事時忍不住對她抱怨,同事說下次有這種事,她來幫我出頭(笑)。不過經過這種事,果然學點法律比較妥當,我因為討厭律師,連帶討厭法律,但是在碰到問題時,法律還是最能保護自己。

鄰居這次也動氣,於是回文寫好信函,語氣非常強烈,要我們拆OK,除了管委會要有公文外,要賠償我們的損失,還得要整棟樓的其他住戶簽具切結書保護我們的安全,現在時常有煙蒂、花盆、垃圾、廚餘、廢水從樓上丟到露台上,沒有那個遮陽罩,我們老早被砸傷或失火了。下週送件時,我要跟拆除大隊問一下到底如何,鄰居也會去跟縣府工務局問清楚執照辦理明細,總之已經被騷擾兩年,我們都不想再跟對方客氣了。

PS:Yebisu的特別應募CD,原本懶得應募,但是看到喜多村慧請濱田來配....馬上開始準備應募單(笑)。
* C'est la vie * comment(0) * page top↑
<<會議 * HOME * 遙久舞一夜 - 還沒完..>>
コメントの投稿 

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 

*Comment  Thank you*
* HOME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