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獸醫去
2008 / 04 / 24 ( Thu ) 00:12:20
晚上,妹妹摸了摸SiSi說道:為什麼耳朵熱熱的、鼻子也乾乾的?她打了噴嚏耶,該不會感冒了吧?我摸了摸確實如此,於是就帶著Sisi去找獸醫了,原本想讓她走,不過讓她東聞西聞走的話,我們大概走一個小時也到不了獸醫那邊,而且現在路上出現蟑螂了,怕SiSi會被傳染細菌,走到一半就決定用抱了,抱著6公斤的狗......真的是在練臂力......Orz

到了獸醫那邊,跟她說我們養了隻流浪狗,獸醫看了看說,這隻該是臘腸還是柯基MIX吧?我一聽不禁讚嘆:獸醫你真害!我只知道Sisi是隻狗而已(死),問到SiSi的短尾,獸醫說:這一看就知道是被外力切斷的!這!這真是太狠心了,丟棄狗狗就算了,竟然還切斷尾巴!我還以為這樣短短的尾巴是遺傳,沒想到是被人切斷的,真是太可憐了!還好SiSi遇到好心的中途媽媽,不然可能活不長吧。

再提到SiSi的年紀,我說中途媽媽提到是2個多月,結果獸醫一看牙齒,指著四顆門牙說,都換了四顆門牙了,至少有四個月了。我又是吃了一驚!難怪我在桃園第一眼看到Sisi時就問到:「兩個月就這麼大隻了?」當初帶回Mary時也是兩個多月,不過她只有Sisi一半大而已。獸醫接著說,其實一天兩餐就足夠了,可以慢慢從四餐減為三餐、再慢慢減到兩餐,不過份量都要充足。太好了......我不用每天被狗玩了,我覺得玩到後來,狗狗快樂地成長,我可能累到先進墳墓了,才養三天的幼犬,我就下定決心以後絕對不生小孩......Orz 累過頭導致吃飯量大,這一兩年來,我已經很少一餐吃滿15顆水餃,昨天竟然吃了15顆還加一個蔥麵包。

同樣又問了定點排泄的問題,獸醫給了點建議,然後表示Sisi沒有什麼問題,體溫正常,是我們太緊張了。然後給了點藥塗皮膚,要我們注意一下臘腸狗常會出現的耳朵問題,我們也選購了腹繩、給水器和狗玩具,由於跟獸醫很熟,開始鬧說:獸醫要給友情價(爆),妹妹也加了句:「來日方長、這是投資呦」。獸醫笑著說:以後我都要退休了!不過她還是算了友情價:診療費零元還扣掉一點零頭,加起來共收600元。

回到家後,Sisi直衝陽台,終於看到這兩天的成果,她知道那邊可以小號了(泣),我真是感動的要命。不過大號還是不太行,可是已經能讓她靠近陽台處解放了,再過幾天應該可以訓練起來吧,畢竟她是一隻很聰明的狗狗。雖然還沒辦法跟Mary一樣,坐有坐像、會「握手」、一叫就過來等等,不過這都是日後可以慢慢訓練的事。只要她學會定點排泄+健康長大,我就很高興了,養小孩或養動物就是這種感覺吧。

PS:今天的戡魔錄 - 我必須說自己是幕羽派的,羽人怎麼看都是受啊!為啥沒人寫同人給我看?這種堅持就跟三先天裡我是兵器派不是古生物派的一樣,偏偏古生物派還是主流,真是讓我這個兵器派的深感孤單無同好啊。



* Dog's diary * comment(0) * page top↑
<<精神耗弱 * HOME * 新成員>>
コメントの投稿 

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 

*Comment  Thank you*
* HOME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