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來了....
2006 / 04 / 26 ( Wed ) 20:10:09

結束葬禮後回來了,實在疲累到不行,我還以為能休息,根本沒有休息的時間,貼到床就睡死,晚睡早起,沒得坐而站/跪了一整天,累到好想死。然後,回家時還跟老爸了一架,五嬸要送我一隻小貓養,小貓才出生沒多久,一隻手就能握住,才相處一會兒就很黏我,結果我爸不准就是不准,只好含淚告別小貓,原本緊緊貼著我的小貓,看到我將牠抱給別人,一直咪咪叫(哭哭哭哭),結果基於補償,老爸同意把舊家兩隻小鸚鵡帶來新家養,算是彌補二毛被我弟強制放生後的遺憾..

以下是疲累的葬禮日記....


週二早上七點就上高速公路,回到爸爸的故鄉時,約是早上十點,這是很鄉下的地方,大多數人都是務農製茶,我的親戚也多是如此。我爺爺是94歲去世,家族還算龐大。法師約中午十二點開始誦經,大家都要披麻布戴孝,這一天就誦了七次(暈),麻布戴了又脫、脫了又戴。我不知道那些法師在講些什麼(都用台語講),好像是什麼星君的、菩薩的,唸完後再念祖譜,七次唱的內容都很類似,這些道師用麥克風+擴音器念到我頭好痛,一直誦到晚上九點,中途吃午餐跟吃晚餐都得站著吃。接著換女眷去,就看女兒+媳婦+出嫁的孫女都跪在地上,我和妹妹及幾位表妹還沒出嫁,所以能坐在旁邊,然後聽那個道師伊伊嗚嗚像歌仔戲一樣唱二十四孝(遠目)。結束後,又開始演什麼車鼓舞,演到半夜十一點,接著是燒成堆的金紙、紙車、房子、紙人一類的玩意,又拜又念的,一直折騰到十二點多才能回五嬸家洗澡睡覺。

早上七點半起床,吃完早餐後開始儀式。我爸及叔叔伯伯們則是守了一整晚的靈。關於這個儀式,我頭一次親身體會到何謂「三跪九叩」,所有人都跪在地上,拜三次叩九次,那種頭碰地的跪下叩地,天知道穿著白衣帶著麻布帽跪在凹凸不平的堅硬柏油路上,又跪很久,很痛耶(哭),跪完後輪流敬酒,敬完酒開始讓其他人捻香,我們就站在兩旁答禮,這一答就答了一個多小時,司儀一個一個人念,共有二、三十人,每個人捻香拜花又拜水果,天氣又熱,站到我真的覺得自己會暈到,尤其是快選舉了,來參加的人有一半是參選人(死)。接著將棺木抬出,我跟弟弟的生肖犯沖得迴避,一路跟著靈車+牌位走路送到半途後,我們這些孫子輩的可以坐車上山,我爸他們兒子媳婦輩的,繼續再送一段路後才能坐上靈車。棺木放入墓地後,又是跪又是拜,等到風水師+道師說OK後才能起來,這樣才算結束。

幾年前,我奶奶的葬禮就是搞這一套,沒想到爺爺又是這一套,而且花樣還更多。聽到司儀念到爺爺生平時,講到什麼子女和樂、兄友弟恭又孝順的,實在想笑出聲,除了我爸+五叔跟六叔會常去看爺爺外,那些伯伯都將爺爺扔給外勞去照顧,就算住在隔壁也沒有想去跟老人家聊一下天,等到人死了才這樣假哭、又跪又拜的,做啥?只有虛偽一字可言。這都是做給外人看、折磨活人而已。

我媽表示自己火葬就OK,我爸的話,我們也會努力柔性說服他接受火葬,我自己呢,其實海葬或樹葬最好。我不相信什麼風水的,也不認為人會受風水影響,自己的成就都掌握在自己手中,不是靠風水來的。

雖然如此,風水師在發零錢+米糧+釘子時,我看到風水師只給我一塊錢、卻給了一堆釘子,忍不住嘮嘮叨叨,結果被風水師聽到了(苦笑),他馬上又扔了幾十元過來給我。其實這也是一種習俗,零錢是昨晚「過橋」時,大家丟到水盆裡的零錢,零錢愈多代表發財,釘子則代表添丁,米糧則是豐衣足食,我不需要添丁,但是絕對要發財(笑)。看風水師似乎是按照男女來分,男的零錢較多,女的釘子較多。

* C'est la vie * trackback(0) * comment(0) * page top↑
<<戰國無雙二 - 織田信長之章結束 * HOME * 新刊感想>>
コメントの投稿 

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 

*Comment  Thank you*
trackback
trackback URL
http://snowstreet.blog59.fc2.com/tb.php/33-ddcd2a55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* HOME *